缚君

喜欢狗子.
...

我要去赴最爱的天边的一场约会.

达拉崩吧

  很久很久以前
  
  巨龙(胧三郎 饰)突然出现
  
  带来灾难带走了公主(戮世摩罗 饰)又消失不见
  
  中原十分危险
  
  世间谁最勇敢
  
  一位勇者(网中人 饰)赶来大声喊
  
  “我要
  
  带上最好的剑
  
  翻过最高的山
  
  闯进最深的森林
  
  把臭小子带回到魔世
  
  ”
  
  国王(史艳文 饰)非常高兴
  
  忙问他的姓名
  
  年轻人想了想
  
  他说
  
  “丈人我叫
  
  网不是寡妇经常失忆总是诈尸中人
  
  再来一次
  
  网不是寡妇经常失忆总是诈尸中人”
  
  “是不是
  
  网不是寡妇经常失忆总是诈尸中人”
  
  「国王(史艳文 饰)超级慈祥」
  
  “对对
  
  网不是寡妇经常失忆总是诈尸中人”
  
  英雄魔之左手
  
  骑上最快的马(魔茧 饰)
  
  带上大家的希望从海对面出发
  
  战胜怪兽(南宫恨 饰)来袭
  
  获得青青草原(不知名 饰)
  
  无数伤痕见证他慢慢升级
  
  偏远美丽村庄(背景  绝海)
  
  打开所有宝箱(魔茧 饰)
  
  一路风霜伴随指引前路的圣月光
  
  闯入一座山洞(背景 胧三郎的山洞)
  
  公主和可怕巨龙
  
  英雄吐出蛛丝
  
  巨龙说
  
  “我是
  
  胧不是萌主眼睛很大绝不穷酸三郎
  
  再来一次
  
  胧不是萌主眼睛很大绝不穷酸三郎”
  
  “是不是
  
  只住山洞 总是懵逼 史上最惨  三郎”
  
  “不对
  
  是胧不是萌主眼睛很大绝不穷酸三郎”
  
  于是
  
  网不是寡妇经常失忆总是诈尸中人
  
  拍向
  
  胧不是萌主眼睛很大绝不穷酸三郎
  
  然后
  
  胧不是萌主眼睛很大绝不穷酸三郎
  
  咬了
  
  网不是寡妇经常失忆总是诈尸中人
  
  最后
  
  网不是寡妇经常失忆总是诈尸中人
  
  他战胜了
  
  胧不是萌主眼睛很大绝不穷酸三郎
  
  救出了
  
  戮世改名御魂浪的飞起有墙头摩罗
  
  回到了
  
  总之就反正名字很长编不出来中原
  
  国王 听说
  
  网不是寡妇经常失忆总是诈尸中人
  
  他打败了
  
  胧不是萌主眼睛很大绝不穷酸三郎
  
  就把
  
  戮世改名御魂浪的飞起有墙头摩罗
  
  嫁给
  
  网不是寡妇经常失忆总是诈尸中人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网中人以及戮世摩罗快乐的像个童话
  
  他们捡到一个元邪牛(雪山银燕 饰)也在天天渐渐长大
  
  为了避免以后麻烦孩子叫做原谅色
  
  他的全名我不知道
  
  反正我也不会念
  
  
  
  x
  
  改个词 诈个尸 我没死
  
  
  
  
  
  

一些有关反对恋童作品的想法

  有幸拜读了 @Laceration 的有关反对恋童癖作品的文章,也很感谢 @zelor ,ta的勇气鼓励了我。
   我心中有很多很多的想法,暂且说出来吧。
  
  我算是一个恋童癖的受害人,但是对我有猥亵意识的并不是一个全然陌生或稍有陌生的人,这个人是我的亲生父亲。
  
  前因后果都不那么重要,他让我意识到他抱有一种看待“可以玩弄的女性”看待他未成年的女儿的举措,是发生在夏天的。
  
  那个时候我才小学,天气炎热的关系,我当时只穿了一件短袖衬衫,七分裤,回家的时候兴高采烈的对他叽叽喳喳的讲自己的一天见闻。
  
  起初他是微笑着听的,那个时候他在玩电脑,我在旁边说了一会儿,没有意识的时候他的手已经在我腰边,做出一副要环抱我的姿态,我当时没有觉得奇怪,但是接下来发生的让我不寒而栗,他掀起了我的衬衫,汗津津的大手摸索在我腰那一块的肌肤上,而且有往下的意思,并且几乎已经要探到我的裤子里。
  
  我不能说当时感受到底怎样怎样,但是一种天性的警惕令我感到排斥,我非常抗拒的猛的往后一退,他的手便立刻往上,并且微笑着看着我问怎么了,我犹豫了一会儿,一种莫名的恐惧促使我发了脾气,随后就立刻离开了。
  
  那之后他倒没有再做些什么,那一次他的举动使我再也无法对他产生纯然的善意,所以我找各种借口避免了与他的正面碰触。
  
  但他会在我换衣服的时候会突然闯入,那个时候的恐惧和害怕促使我强作镇定,从此以后我做什么都要先锁门。
  
   那个时候他好像并没有做什么实质性的事情伤害我,可是他给我带来的恐惧至今不能磨灭。
  
  小学以后我愈发沉默,曾经用刀片割手背,割手臂,注视着血液缓缓流出,莫名狂躁的心态才能渐渐平复。那个时候我想自杀,我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我开始躲避男性,甚至男同学,我害怕成年男性,厌恶男同学,极少与异性交谈。
  
  这是这个名为父亲的男人给我带来的伤害。
  
  我至今不能忘记他那双汗津津的手,抚摸我的时候我胃里一阵翻滚。
  
   记得有一位朋友她告诉我,中国父亲很少有只把女儿看做女儿的。
  
  这话很有道理,私以为应该是全世界的父亲都很少有只把女儿看成女儿的。
  
  全球每年都有大量的父亲强暴亲生女儿致其怀孕的事例。
  
  在我国,古代的子女在未成家以前,都被看做是父母的私有物。也许现在的一些父母正抱着这种心态,所以无论他们对子女做什么,子女就得接受。
  
  作为一个受害者,我希望那些还未遭遇这些事情(当然最好不要遭遇)和察觉异常的女孩子们能与父亲保持一定距离。
  
  我记得有一个新闻,讲的是中国父亲在美国定居,给女儿洗澡,这件事情被女儿在幼儿园说了出去,随后父亲遭到逮捕。
  
  有人觉得这简直莫名其妙,我却认为这简直太对了。性别的不同,力量的差距,父女之间必须存在距离,否则你怎么知道自己的父亲会不会有一天贪欲上头做出不可原谅的事情呢?
  
  毕竟有一个父亲酒后直接强奸了女儿。
  
  恋童作品不是看上去那么美好。
  
  恋童癖是一个恶心的东西。 比恋童癖更恶心的,莫过于乱伦向的恋童癖文学。
  
  网络上有很多很多的乱伦作品,父子、父女、兄妹、姐弟,甚至母子。当我看到这些的时候,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令人作呕。
  
  这些乱伦作品都含有或多或少的恋童癖,无一例外的都是犯罪。作者们用甜蜜的所谓爱情的糖纸去包裹腐朽作呕的犯罪事实,并且成功欺骗了他的读者们。
  
  每一个恋童癖都不值得被原谅,每一个恋童癖都不能算作爱情。
  
  网络文学的影响力是巨大的,热衷写父子乱伦的文学作品的作者不在少数,而且都拥有数量庞大的一群拥护者。
  
  他们会用美丽的词藻去写父亲与幼子之间的禁忌,将父亲对于子女的欲望说成是爱情,是迫于道德而不得不隐藏的爱情。
  
  不,实际上这都是犯罪。
  
  事实上那些被侵犯的孩子的心灵都遭受了巨大的折磨与痛苦,他们在人格塑型期遭受了侵犯,影响就会伴随一生。
  
  我看似只是被碰了一下,甚至你可以说是我的父亲亲近过度,他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可是当事人才知道这种感受。
  
  我迄今为止还是会不时失眠,我会在夜晚独自一人,心情暴躁,狂躁的仿佛下一刻就要砸东西,转瞬我又会突然哭出来。我就像一个边缘人一样。
  
  
   恋童作品不应该被传播。
  
  披着爱情的外衣也不能掩饰犯罪的核心。
  
  请抵制恋童作品,至少不要当一个认为恋童癖无罪的人,至少认识到这就是犯罪。
  
  另外想要说的是,那些和我同样拥有阴影的人,无论你是否说出真相,无论你是否进行反抗,请你一定要明白,错的不是我们。
  
  有很大一部分的人会因此极端消极寻死,我也是其中一员,但是错的不是我们,我们不需要说对不起,不需要用死亡证明自己。
  
  最后还是非常非常感谢 @Laceration ,您给了我很多建议。我最终决定把这些话说出来,有人想与我私信也可以。
  
  也很感谢  @zelor ,你说得对,我们都在为之努力。
  
  有很多丑恶,你不血淋淋的揭开,他人还以为这只是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至少我们都在为之努力。

告白

爱是件长久的事情,喜欢是一瞬间的。

喜欢你、爱你、想要你。

谢谢你的陪伴,告白的话你说太多了,我好像不那么主动,但其实……哈哈,我也会做点什么。

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生日吗?

想陪你度过年年岁岁。

@狗子

俏/空/燕 酒谈

      俏如来、雪山银燕、戮世摩罗亲情向,也许有网空。
  以及……我空设定,被史艳文、藏镜人联手废掉功体,命不久矣。
   我真的是爱我空的!!!有下篇,也许
  
  
  
  
  
  
  
  昨日又落了一夜簌簌的雪,苍柏、傲梅、枝桠上,都积了厚厚一层雪,雪掩穹苍,寒气扑朔。

  俏如来用木板支起窗子,朝外看了一眼。茫茫大雪,天地浩淼,他看见苍山覆雪、飞鸟迹绝,禁不住微微一笑,又将窗户放低一些,只隐隐透得了气。

  转过身,他随手拿来竹凳,坐在炉前,执一把蒲扇,只等炉中酒沸。

  屋内门开了,未见其人,便闻人声。

  “你烧酒做什么,你也好酒?”

  俏如来头也不抬,只道:“今日天寒,烧些酒来给你喝,暖暖身子。”

  那人一声嗤笑,“我身子还没弱到那个地步,不过是躺了几日,你当我真成病秧子了?”

  说着,他还是又扯了两件袄子,裹在身上,出去时极笨拙,见俏如来盯着他看,他一时有些恼,一时有些烦,恨不得将身上的衣服尽数烧了去。

   俏如来忙道:“别脱了,你昨日出去看雪着凉病到后半夜,还没吃够这记教训?”

  那人却道:“你这说的什么胡话,你明知道我昨日已经着凉,这破身子……看了雪是病,不看雪还是病,不如痛快了再病。”

  念及“破身子”时他捏紧了拳头,苍白的脸色阴郁起来,他有些想起从前魔世的时候,又想起了患有巨骨症的时候,千刀万剐之痛都挨过,还怕这苦,未免娇气。他思及如此,又禁不住松了拳头,走到躺椅上躺下。

   躺椅是雪山银燕给做的,俏如来搭了手,清晨时雪山银燕进山去砍了一根最苍翠挺拔的竹子,做成了躺椅,又托苍狼带了一张虎皮,铺上,躺着很舒服。

  他是看着银燕做的,那时他还卧病在床,银燕一边抬头对他微笑,一边手里忙活。

  一会儿银燕问:“二哥,你喜欢这样吗?”

  一会儿他才慢慢开口,喉里涌上一股鲜血,他不动声色的继续:“很好,很好。”

  一会儿银燕又问:“那这样呢?”

  一会儿他又迟钝的抬眼去看,动了动唇。

  银燕疑惑的看着他如有所语,却没有动作,刚开口,便看见他哇的吐了一口血。 血染在他的衣口上,艳丽的像梅花,脸色又苍白的似冰雪。

  他擦了擦嘴巴,对银燕说:“别怕,我又不是要死了,你——”

  银燕已经啪的放下工具,冲出去了。

   “修儒,你快来看看二哥——”

   声音满是惊惶不安。

  他一边想,一边忍不住露出一点笑意。

   俏如来抬头看见了,也笑了,他问:“你想到什么了,竟然笑了?”

  他便不笑了。

  俏如来立刻道:“你…你很少笑了,挺好的,挺好的。”

  他不答话,等俏如来低下头,又讥讽似的开口:“我笑起来丑极了,不比你,坐侍佛前,好悟性,好佛心。”

   “也对嘛,我毕竟是个有魔心的人,笑起来是魔的——”

  他若无其事的说,被俏如来截断。

  “别说了,小空!”

  温文尔雅的僧人堪称失礼的打断他,眼里蕴藏着极深的痛。

  他哑了声,又默不作声了。

  俏如来也没看他,他看着酒炉,白烟袅袅,蒲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炉火时大时小。

  很久,俏如来才回过神,说,“小空……你…你的功体——”

  他面无表情,“出家人最擅长戳人痛处?”

   俏如来顿了顿,于是转了话题。

  他道:“……银燕他要跟剑无极去东瀛了,他说东瀛有奇药,说不定对你有用。”

  他冷冷道:“你明知徒劳无功。”

  俏如来置若罔闻,又道,“温皇先生那边也送来了药,你也可以试试。”

  他冷冷道:“你明知神蛊温皇不怀好意。”

  俏如来又道,“爹亲昨日也送了一株雪莲,补气强身,我已经煮着了。”

  他冷冷道:“你别给我提史艳文。”

  俏如来就不说话了。


  
  他也不说话。

  他觉得头隐隐作痛,明了是头痛之症,昨日下了一夜雪,今晨少不了头疼。

  也或许是俏如来提到了那个人。

   他随手从桌前拿来小刀跟一具人像,雕了起来。

  他雕的是银燕。

  雪山银燕走之前,含泪看着他,要走,又拦在门前。他烦了,要赶他走,银燕便走过来抱住他,呜咽着请求。

  他说:“二哥,你给我雕个像吧?”

  他冷哼:“本帝尊可不会屈尊做这种事情。”

  雪山银燕哦了一声,神情很失落。剑无极来拉他,他才恋恋不舍的走了。

  他披着大衣,立在门前看着银燕离开,送别的时候是清晨,初日升起,他却不知怎么一直看到午时。回了屋便病倒了。

  头烧的厉害,梦里朦朦胧胧。他很少做梦,到了魔世已经没有再做一个梦了,可是他还是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厮杀一片,有一个年轻人,背着一个小和尚,自人山人海、仁义道德里杀出一条血路来。

  醒了,他就拿了一把小刀,雕起塑像来。

  他没什么力气,一天有时候也只动一两下,好一些的时候会仔仔细细的雕刻饰品,半个月了也才初具人形。

  执枪、肃容、挺拔。

  但还是一副牛样。

  他心里发笑,表面也发笑,笑了,又忍不住低低咳起来。

  俏如来烧好了酒,提起酒炉倒了一杯酒,放到他桌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背,有几分哄孩子的样子。

   他不耐烦的拍开了俏如来的手。

  俏如来不生气,说:“喝点酒吧,你身子寒气重,容易病。”

  他心里的某根弦似乎被拨动了一下。一种不知道还说羞恼、愤怒还是厌烦的情绪升腾起来,压迫的他心底仿佛滴血、仿佛哀嚎,满是不甘。

  他说,“别在我面前提这个字。”

  他以为是说,其实是吼,甚至是颤抖着吼叫。像受伤的小兽发出自以为能震慑别人的威胁声,其实自己还是害怕的手脚蜷缩。

  俏如来闭上了眼睛,泪水从眼里流出来。

  他轻声说:“我不提,我不提。”

  便径自走到酒炉边,坐下来。

  史仗义、小空、戮世摩罗放下小刀,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手很难发觉的发颤。

  他皱了皱眉头,道:“这酒怎么这么淡,这也算酒?”

  俏如来抹去泪水,笑了:“是爹亲昨天带的酒,暖身子的酒太烈了也不好。”

  俏如来还是提了史艳文,不过他没说什么。
  一边雕像,一边喝酒,他这次雕的很快,寥寥几刀,雕刻出了雪山银燕的眉目,总是皱眉头,很老气,眉宇间其实还有少年人的飞扬。

   酒喝完了,他放下酒盏。

  俏如来忽然道:“网中人说要带你走,魔世或许有救你之法。”

  他握紧了拳头,心头一紧。

  俏如来又道:“梅花开了,你喜欢看梅吗?”

  他冷冷反驳:“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多了个爱梅的名头,哈。”

  俏如来垂下眼睑,有些沉默。忽然他又抬起头,笑到:“梅,傲雪欺霜。”

  他起身,推开了门,寒流还未逼近,便轻盈的缩身出去,关上了门。

  他不理睬。

  又过片刻,俏如来携着一身雪气回来了,他不敢太靠近小空,便只探出手来。

  他看了看,是几束寒梅。

  俏如来微笑,声音像是一眼泉水,又很柔,“你也可以看到梅花了。”

   着僧袍的貌美僧人,手捧寒梅,笑若花开。

  他看了半晌,心中一动。

  俏如来以为他终于高兴了,忍不住也笑起来,却听见他的二弟,史仗义、小空、戮世摩罗,低低自嘲。


  
  
  “可是……任谁都知道,我命不久矣。”
  
  
  

  “是……是了,生死无常,”俏如来怔怔道,“生死有命……”



         Tbc